關於部落格
  • 4548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9

    追蹤人氣

天作之合~華城攻略心得:恁時相見早留心,何況到如今

不過,劇情再發展下來,我突然發現了自己對華城師弟的了解有誤。當麗蘇點了菜,最後跟另一位少俠同樣中了大獎而他也被被掌櫃呼叫而至時,麗蘇看到對方的那一刻完全被嚇到,而華城師弟卻是臉紅而傲驕地說:「我也不想是我。」

等等!!這反應!!原來華城師弟不是有待調教,而是已被調教啊!!

原來華城師弟早就喜歡麗蘇了嗎!看到跟自己同樣中了大獎的人竟然是麗蘇的時候,他的內心搞不好就開花了吧……雖然跟我想像中不一樣,但我仍然是非常喜歡他。

怎說,華城師弟和麗蘇這一對,還滿有趣的。一邊是花樣百出,為人懶惰;一邊是細心處事,武功高強──完全是典型的互補配對。雖然喜歡麗蘇,但華城師弟明顯是個律己而理智的人,說話很毒舌卻又一矢中的,好比麗蘇堅持自己下山獨自行動是沒問題之時:「我可不是一般人!」

華城師弟:「師姐確實不是一般的懶人。」

這樣的華城師弟,當然就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麗蘇一人在山下四處玩,深懂世事的他也很清楚如果沒有人好好照顧這個迷糊的師姐,轉過眼她必定出事。他硬是想把她拉回華山的時候發生了口角,麗蘇怒極而去,結果她聽不到他輕聲細語說出來的話句:「我只是……擔心你。」

~~~~~~~~~~!!!!!!!!!!!!!!!!

SHIT!!!管理人輸了!!!

華城師弟好可愛!!!尤其是他孤單單的留在原地,看著麗蘇遠去之時默默地說的樣子真的完全激發起管理人體內的母性(喂)

最後就算百般不情願,他也被拉住,陪麗蘇渡過這七天。

第一天,二人用得到的獎品之一:戲劇的門票,前往看戲。怎料看到的竟然是一個身材巨大的大叔裝成少女的樣子在做戲,華城師弟臉色大變,拉著麗蘇秒逃。而華城師弟的身世也在這時略知一二。

他的母親是創立了花間派的掌門,派中都是女子,而父親則是喜好裝成女人的男人(也就是上面提及的大叔)。小時候因為身邊圍繞著的都是女子,也沒有太多的男性,對男女之別大概只有很模糊的概念。被差不多年齡的男孩取笑他的不中用之後,他因為覺得羞恥所以就離開了。

不想一生如此──是這樣的感覺。

「我逃了出來。慌不擇路,一路便逃到了華山,拜了師父,便以為就是生天,不想──

──不想遇著的是更可怕的陷阱呢,師姐。」


哇靠!!!!!!!!!!!!!

華城師弟你別在這時突然給我告白啊(雖然麗蘇聽不懂)!!玩到這裡我尖叫很大~

而且啊,這段的安排很有趣。對他來說,位於百花塢的花間派是他出生的地方,家母死了之後,他成為了掌門。花間是他的責任。而華山是他成長的地方,是他捨卻不下的牽絆。他也有想過,責任可以由其他人背負(找其他人當掌門意味),而牽絆(麗蘇)卻結實地把他捉著了──這就是他提及的陷阱。

話雖如此──

黃昏之下,他看著眼前的少女說出了自己的煩惱和心事,也問出一個一直放於心底的疑問:「少時憑沖動行事,可如今我己非孩童,總不能想什麼便是什麼。師姐,假若我決定回百花塢去,你會作何想法?」

「你、你真的要走?」

「我說的是『假若』。我若離開了,你會如何?」

這裡可以選擇麗蘇的回答。覺得開心、覺得深愛、覺得不習慣。三者之中,第一個可以置之不理,第二個也太虛偽,因此我選了第三個。而且我想,這對在我心中就是這樣吧──在遊戲的中途沒有實際的回憶,但在對話中卻透露了很多往事。而這些點點滴滴的往事,也構成了兩人的過去。

雖說是師弟,其實華城的年齡還比較大。真的要算,他應當是三師兄。最後只因為她,他甘願站於師弟的位置,把第三之名讓了給她。小時候她被責罰,眼看她不可能自己抄完罰抄,他就抄了差不多三分二的數量,而她卻以為是大師兄抄的──華城師弟沒有更正。長大之後,她看到小師妹送了劍穗給大師兄而感到羨慕,就自己編了劍穗,還把其中一個次級成品送了給華城師弟。他自此從不離身,舊了,也不換,被如何恥笑也不在乎的他卻不容人取笑這劍穗。

就是這樣,自小,她不斷闖禍、他不斷幫忙;她四處亂跑、他跟在身後;她被責怪,他代受懲罰……如果說之前沒有愛戀的感覺,那總會有不可失去的重要性。

在我選擇之下的麗蘇這樣反問了:「你如果離開華山……你要,走?」

「我是說『如果』。」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或是我離開,或是你要走,總有一天……我現在,答不了你。」

「……」

「想像不出來。

如果辰時沒有人把我叫起練功,
如果沒有人在耳邊笑我笨拙,
如果我作弊時沒有人舉報我──


「想不到,你對我積怨深的。」

「就是。對你的怨恨已經深入我的生活,你讓沒讓我好好出氣呢,竟然就想一走了之?」

華城師弟臉紅道:「我、我沒想走。」

哇這段完全直撃──可能是因為跟我想像中的一樣吧,兩人就是這樣的,所以看到的時候我也份外的高興。

而且那一刻,華城想聽的是麗蘇心底中最真實的言語吧--

這七天的單獨相處,自然就會有很多事情發生。兩人去到廟會,被捉著算姻緣。臉皮甚薄的華城師弟自己一個人走到旁邊偷偷聽取結果,而麗蘇則被騙到深山的破廟之中。華城師弟隨後趕到,因為對方有2個武功高強的人,他不敵。麗蘇逃走到半途遇到掌櫃,兩人一同來到破廟,掌權和華城師弟也合力打走了敵人。

這段還滿有趣的,而且如果是當初猜到不掌櫃真身的玩家,玩到這裡也應當知道掌櫃是誰了。在慌亂之中,他們都互相叫出了對方,不過這段甚有喜感,值得一看。因為衣服太麻煩而立即半脫的掌櫃還被吐糟做成阻礙的是他的頭:


最後華城師弟因傷就倒下。隔日二人被建議去泡溫泉,於是二人就前往唐山溫泉。由於有女人尖叫,擔心麗蘇有事的華城師弟就來到了女賓區。原先打算確應她沒事就離開,最後被叫停幫忙束頭髮,而二人也閒話家常起來。

重點絕對是下面這個!!!!

「說來倒是少見你損別人。但對著我的時候,你就從來不知道說好話。」

「我怎麼會討厭你。若是討厭你,我今時今日何以仍待在華山。」

若是討厭你,我今時今日何以仍待在華山!!
若是討厭你,我今時今日何以仍待在華山!!


如果華城師弟不是因為臉皮太薄,說話聲量太小的關係,大概麗蘇就會聽到了(怨)然後當然是定番的拐到劇情:


「蘇蘇……」

「不、我,我是說,壓得我手臂都酥了,師姐真是豬一樣重!」



劇情來到第七日,原來是麗蘇的生日!那天,他把一顆珍貴的、有紀念價值的東珠送了給她。如果順利的話,七日之後就是end。End是他們回到華山,後來過了段日子,他要下山修行,麗蘇吵著要陪,而師父則答應了如果她可以練成淑女劍法就讓她跟,為此,華城師弟鐵了心要她練好,甚至他身為一個大男人都把淑女劍法練好了,她仍然未學會。

在練習時,二師兄來辭行。

沒料到二師兄會走,還在想這件事的麗蘇背後響起了一把聲音:「幹嘛?想給你親愛的二師兄辭行?」

轉過身,看到的是不滿的他。

因為覺得好笑,想開玩笑的麗蘇這樣回答:「華城,你該不會是──吃醋了吧?」

「……」

「我隨口說──」

「是。」

「啊?你、你怎會吃醋呢?……你該不會是……其實是喜歡我吧?」

「……」

「你──」

「你說呢?」


哇──華城師弟有長進!!

等等不對!!

為什麼會停在這個位置?!?!?!?!why??!?!這種意猶未盡的剛開始劇情究竟是什麼=口=抱著不滿(?),我跑了end2(bad end),結果華城師弟萌到…(抹臉)

End2是這樣的:

那七日,兩人沒什麼進展,反之麗蘇對大師兄未忘情。七日之後,兩人回到華山,而華城師弟後來也離開了華山,回到花間派,過了很長的時間都沒他的消息。只有偶爾間傳來了有關他的事:他成為了少年英雄,他成為了江湖潮流的指標、他打遍天下。

在我還在思考那個土土的、那個務實的華城師弟為什麼會成為了江湖潮流的指標之時,畫面上出現了小師弟的慘叫,說著華城要攻打各大派,現在終於打到華山了。

「師姐,快逃!」

「江風吹巧剪霞綃。不用逃了,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五指。師姐……啊,不。司馬小姐,別來無恙?」

「華……城,是你?」

「白帝城荒五千里。是我。你的大師兄剛才便倒在這絲線下,怎麼?此刻是否心如刀割?」

「……」

「赴死之前,可有話跟我說?」

「有。」

「嗯?」

「華城你──你真的轉用了紅色眼影嗎?」

「水風空落眼前花。是朱砂,這豈可用紅色一語蔽之。」

「華城,你真的變了。以前我若是這樣問,你定會炸毛,大罵著『都什麼時候了,還問這種白癡問題』!」

「楊柳又如絲,驛橋春雨時。只有死人,才會一成不變。」

「可你為何要這樣做!顛覆武林這種事情,究竟是為何!!」

「搖曳搖碧雲斜。只是想,便這樣做了。非得追究個為何麼?」

「你、你不是我認識的華城!你究竟想怎麼樣!」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想怎麼樣?我早在百花塢備下了赤金籠子,足有三尺許高。我來這裡,當然是為了恭迎你──

──我最親愛的,師姐。」



=口=|||||||||||||||我千算萬算都想不到鳥籠PLAY會出現在這線,當年倆小無猜,今日互相傷害,當年那個認真好學的師弟成為了江湖第一妖孽……

呢一刻真係萌到上心口

說起來,我以前學化學的時候,老師跟我說金的硬度是超低的。用金來關人好嗎……?如果把她拐到完全沒人的地方,用精緻的鎖鏈永遠地鎖著彼此,讓她的眼中永遠也再影照不到除他以外的人……也不錯~

這END我份外喜歡麗蘇問華城是不是轉用了紅色眼影的那段。華城的回答,斷了當年的牽絆……可能這對在我心中就是這樣吧,麗蘇總是出人意表,華城在旁收拾殘局……有些事,是回不去了。所以我很喜歡END2(雖然我會選END1)

攻略完之後會有一開一答,內容很有趣。在華城心中,(除了他以外的)男角都是變態,而他人生的信條是「嚴已律己,寛以待人」。他被反問對麗蘇相當嚴厲是不是因為把她當是「己」的範圍內。

當中我最喜歡的部份是他被問到對她的感想。

「鉆空子,貪吃,貪小便宜,身兼各種惡習,還異常懶惰,是朽木不可雕典型中的典型。可是……可是,她……她身上有特別的光環。

那怕早知道她如此不堪,卻還是移不開眼睛。」


想對她說的說話──

「江南柳,葉小未成陰……留取待春……恁時相見早留心,何況到如今。」

歐陽修的《望江南》,這段出來以後我也立即正式宣佈華城師弟是本命。我對這種最不能拒絕……這詩的意思是,小時候相見之時你已經在我心上,何況是長大到如今的你。

OK,管理人死了。




PS,

「赴死之前,可有話跟我說?」
「有。」
「嗯?」


我想說…嗯字沒有接到詩詞韻腳。

掌門人失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