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5691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59

    追蹤人氣

白華の檻~緋色の欠片4~隱歧秋房攻略心得

「想再一次,向你立誓。

此身、此魂為玉依姬之物。
封印著劍的巫女啊──我將向您奉獻上我的性命
請允許我持奉於側」

「允許──隱歧秋房,你的性命將成為玉依姬之物,
我為劍而生,為劍而死,
而你將為我而生,為我而死。」

「──我之血將與刀同在」


第一個選擇秋房,是源於緋3中的番外小說。常世神的後代、玉依姬的青梅竹馬。他深愛著玉依姬,在聽到僧人的預言中將會有西方的鬼要脅著玉依姬,他決定要前往解決這個隱憂。

出發前一晚,他遇到了玉依姬。

玉依姬說著,夢到了他孤單死去的夢。

聽罷,他仍然是前去了……最後不敵,在渴望回到季封村的路中死去了──死在螢火蟲飛舞的森林之中。最後回憶起小時候的生活,竟然看到玉依姬的笑臉的幻影。未曾說出口的愛戀、不曾被找到的屍體、死於孤寂……整段劇情非常唯美──也非常哀傷,那段劇情我一直都非常非常的喜歡。

因此一周目就決定了要攻略這位在正史中死得異常淒美的青梅竹馬。

在緋4,實際接觸了這位青梅竹馬的秋房,感覺跟想像中很像,又很不像。秋房的個性……說實在,還真的滿可愛──雖然已經過了應該被稱讚為可愛的年紀。跟詞紀相似的年紀,身為「隱歧」家的他,順利成章地成為了玉依姬身側的武官。

直到外來之鬼來到,大家面對鬼的前軍「虛」的軍團死傷慘重。於是大家決定要答應朝延的邀請前往平安京。來到平安京,命運就注定了他們被卷入了人類的爭鬥之中。

表面上朝中之人是希望借助玉依姬的神力解決將會來到平安京的鬼,私下人類卻分為不同的派別,對玉依姬一行人也各懷心思。朝中高官攝政王賜名詞紀為「源賴光」,隱歧秋房被賜名為「渡邊綱」,這點我當初完全炸掉了//如果對日本史有少許認識的人也可能會聽過這兩個名字,很多的野史和小說中都寫到源賴光殺死鬼的事,沒想到這個梗就用在這地方……後來「鬼」終於來到了平安京,秋房等人出戰。

這段滿好看……而且這段也是各人路線的重要分歧點之一,我覺得這是秋房線的第一個高潮位吧?當他們被鬼打到,眼看詞紀將會被殺死,三個當時在場的男人──秋房、秋篠、幻燈火站在玉依姬的面前,已經失去所有力量和力氣的他們一起用自己的身體作為玉依姬的盾……也虧他們那時可以笑得這麼爽朗地接受了這個命運和談笑,看到這裡我也實在不得不拍手說一句:你們是真漢子!!

「鬼」的一撃非同凡響,眾人全軍覆沒,非常悲傷的詞紀在這時拿起了劍,打算解開劍的封印──但眾人中的唯一還能勉強站起來的秋房阻止了她,而且突然半覺醒的舉起了劍直砍過去,不可思議,就這樣砍倒了對方。


這段記憶,秋房在及後就已經忘記了──唯一知道的就只有當時清醒在場的詞紀。因為危險暫時(?)過去,平安京的人非常的快樂。幻燈火等人因不是人類,於是很快就回復到勉強可以走路的程度,秋房等人也舉行了慶功宴。

然而這卻只是一切的開始。涉及到人類的陰謀的時候,很多討厭的東西就會出現──當時的朝廷把不服從的人類稱為「土蜘蛛」加以抹煞,打算前往殺死「妖魔土蜘蛛」而發現真相的詞紀完全沒辦法接受這一切。實得一提的是當攝政王命令詞紀要去殺死「土蜘蛛」的時候,詞紀沒有反抗接受了,這是完全意料外的劇情。而攝政王也同樣意外,原先就認為詞紀會反抗,然後他就可以籍此來大作文章,怎料詞紀的頭腦會好得看破一切──

當然,詞紀並不是真的要殺死人類,說白了也是想要拖延時間而已。
這點我真的超意外……這場鬥智,是詞紀勝了。把這些都看在眼內的秋房很心急,於是瞎目地信從了攝政王的下屬道滿所言,前往暗殺攝政王。結果他中了陷阱,明明對方是攝政王,不知怎的就變成了他要殺死天皇。

當秋房連帶詞紀一行人被通輯的時候,感謝秋房配合的道滿就貫穿了秋房的身體,及後打算運用他的屍體做成人偶。

看到這,我真是千算萬算都算不到秋房半路就被幹掉……而且還不是bad end!!!

我當時就直接在psp前慘叫了……更可怕的是,轉過眼秋房就站起來了!!那一秒我真的以為他變了僵屍……但後來有說明。其實秋房一直都是以人類的身份活在世上,所擁有的能力也是人類的水平。但秋房身體中流著的可不是人類的血。當那場戰爭中覺醒以後,他也再不是「人類」了──千年前常世神的血在他的身體中覺醒,給予他極強大的回復之力,所以他沒有死去。

眾人逃到季封,希望找出生存下去的方法──當時戰爭中秋房的力量,成為了大家的希望,於是眾人開始調查。

緋4讓我覺得不差是因為:最初會有「鬼」的出現,虛的前軍讓他們明白到自己的力量微小,為了尋求朝中的力量於是前去平安京,在平安京中拿下了第一場勝利卻戰勝不了人的陰謀,最後被迫回到季封。故事的舞台再三轉換,然而一切都很合理,而且高潮處處,可能是一個不算是很有新意的故事,但當中的邏輯不差,而且重要的是這次文字的功力很不錯,描寫和對話等等也很到位。

而且玩到這裡,我也終於明白了緋4最初給我的違和感是什麼回事。最初緋4並沒有給予我像緋1那般有著守護者之間的牽絆,但最後我終於明白了……不是緋4沒有寫好眾人關係性,而是緋4──不是緋1。緋1的故事是屬於緋1,緋4的故事是屬於緋4。比較沒了意思。

秋房和大家的關係性,決定了他下半的故事。

武官秋房,文官智則,玉依姬詞紀,三個人一起長大,三個人的關係完全是其他人不能取代的,也因此後來加入的蛇和狐等人並沒有跟這三人建立這麼強烈的感情關係。相對上的三位蛇、狐、烏鴉的戲份在秋房線的後期也顯得薄弱。

秋房的故事,我覺得是圍繞了、也是開始於三年前的那天冬夜。


比起同為一起長大的智則,秋房比較幸運。他在沒有太多苦惱的情況下長大,對於季封的一切都不知情,努力習武,努力當上武官就是他的一切。長大之後、當他有了資格以後,他也終於知道了一切的事實──玉依姬將要為劍而死。那意味著,詞紀已殺死了自己的母親,亦將要被自己的女兒殺死。沖擊的事實讓他不能接受,當天就硬拉著詞紀離開季封村,最後被帶人追捕的智則捉著,並下了懲罰。

這件事是伏筆。當時的三個人,三種心思,三種道路。

那時的秋房,覺得是自己的錯,是自己被捉著的時候放開了玉依姬的手,既不能救她,也讓她後來受盡懲罰。

詞紀呢,她其實沒真的想走出這個──名為玉依姬的牢獄。自她殺死了母親之後,她覺得自己是個罪人,覺得自己是沒辦法、沒資格幸福的,所以當他們被村人捉回去的時候,她沒有反抗,是她,鬆開了秋房的手。

而當時的智則很羨慕秋房。秋房比較單純,他可以這麼向前沖……但他不可以。自小跟詞紀長大,他也用一個男人的身份愛上詞紀。他也很想詞紀幸福,然而他用盡了方法想要毀去劍、毀去這個制度也好,他也做不到。他沒辦法像秋房這樣帶走詞紀,想想,就算他真的帶走了詞紀,那當劍毀去人類的時候,詞紀也一樣要死。就算這個想法是正論,比起當天勇敢行動的秋房,他只可以成為追捕兩人的角色,他打從心底中覺得──自己是輸了。

當眾人回來,於是開始調查秋房身上的血統時,朝中的人──道滿──也來到季封,要帶走玉依姬。在經過談判之後,道滿笑著說如果秋房可以殺死季封的十個人,就承認秋房對朝廷的忠心(因為他被指暗殺天皇),身為玉依姬的詞紀也不用上京。當然這事是秋房無論如何都做不出來,不料轉過眼,智則就已經選好了要死的十個人。

那十個都是百病纏身,又或是人生將走到盡頭、也是看著秋房三人長大的長輩。十個如同親人的人,秋房看著他們,終究是沒能下手。結果,那一晚,智則代替他殺死了這十個人。

看著滿身是血的智則,秋房呆了,詞紀也呆了。最終秋房震抖問:「你……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看不就知道了嗎。」

這段印象真的很深……智則姓言蔵,在緋1的故事中,言蔵家承受的是玉依姬不堪的一面,背負的是玉依姬的惡,而在這裡,言蔵家也仍然為了守護玉依姬而做盡一切。最後當然被道滿識破,他強硬帶走玉依姬,秋房追出來阻止,為了保住秋房的命,玉依姬只好解開了劍的封印。道滿正在得意之時,在一旁偷看的智則立即就跳出來在道滿最沒防備之時殺了他。

真是……非常突然、也是讓人意想不到的發展。智則拿起了劍,離開了。

記得上文中曾提及過的智則的心思嗎?心底中對於秋房是認輸了,所以他最後盡朋友的最後能做、盡玉依姬側官的最後能做之事,在最後裝成一個壞人,拿著劍先砍盡餘下的虛和鬼,說著要毀滅世界接著被秋房等人殺死。在死前、靈魂消失之時劍也一同消失──帶著劍離開。沒有劍,玉依姬、季封、儀式也沒有存在的必要,大家都會幸福快樂──這就是結局。


但秋房知道,然後詞紀也察覺了,智則心底中那真正的希望,當年的用意,大家為了成就了人們幸福的他做了一個小小的墓,而失去了道滿的攝政王也再沒能力來找他們麻煩,後來秋房和詞紀,也就真正地幸福了。


一個人的死,換來的是今後千年百世的人的幸福,值了……是這樣嗎?

其實智則是個好人,真的。就算中間他妒忌過、痛恨過,但很多事,他看得透。只是深陷其中,半點不由人。詞紀心思上的轉變,也只有他懂。一個人究竟要經過多少的時間,才能這麼懂另外一個人呢……刻在心上的痕跡,是磨滅不了,所以最終他是把這份感情帶著走了。

秋房、智則、詞紀,誰也沒料到最後的結局是這樣。是快樂的結局,只是有了遺憾。

整條線,秋房不是不出色,應該說每個角色的刻劃也不錯。有點傻、會向前進的秋房,是可愛的。如果說有所不滿,就是秋房請詞紀大聲說出不想死的那段吧……整段劇情和對白跟海X王簡直是一模一樣||||那段重新立誓是出自十二國記啦=口=

於是這線讓我默默地在本命LIST中打了X(喂)

PS. 等等螢之森呢?!!??!看來非得要看TURE END才有吧= =???決定非要跑TURE END不可
一直等某人淒美地死去的管理人 上

PS2. 秋房你是不是得罪了畫家……你的妖化真是醜得驚為天人(掩臉)


我想洗眼

PS3. 原先在翻譯想用吾和汝但整體考量下還是用了我和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