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61113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59

    追蹤人氣

[PSP]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公謹日後談

他們是好友、是拍檔、是君臣。兩人有著同樣的夢想,也一起同行。

但命運作弄,有次公謹卻是在跟他吵架後沒和好,伯符就被暗殺了。公謹覺得伯符的死是自己的錯,從此這事也成為了他人生的遺憾,是因為他沒留在伯符身邊,才讓他被人暗算了──尤其是他的責任明明就是要保護伯符。這是他的心理陰影,他承認自己面對不到這件事……事實上也沒有給予他時間去面對,因為他有太多的國事和戰事要處理。

身為軍師,他不能倒下,也不能軟弱。

於是,他武裝起自己。

如果時間可以從來,那我想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不會希望自己的親友死去吧。這是一份沒辦法原諒自己的執著。公謹是個笨蛋,比起愈合他只是選擇了把這些悔恨的感覺都封起來,所以是他自己一直都走不出來。

是花,本作的女主角,讓他面對了這點。

最初遇到花,公謹完全是看不起她的……心想:這樣的女孩子竟然說是伏龍先生的弟子,這是那門子的玩笑。他最初提出要花在十天內變出十萬支箭也是刻意的刁難,聽到她說出不希望人死的時候也是固意的諷刺,然而後來他卻喜歡上她。

花是跟伯符相似地正直,但他喜歡花並不是因為她似伯符。花的存在提醒著他過去的事,是花讓他明白了自己一直以來從來都沒真正地面對過伯符的死。讓他發現了自己原來是這麼脆弱不堪。

這點是他不想承認的。

花跟他說:「不可以軟弱嗎……?每個人都有脆弱的時候……都有抱著不安,覺得寂寞的時候。」

受傷在床上,花捉著他的手。他看著她,那一刻真的差點哭了出來吧?

「公謹先生只是太溫柔而已。」

   
「……在夢境中,聽到了誰的聲音。說著原諒我……那聲音,是你吧。花……你原諒了我了吧……」


這是他一直想要的。

我好喜歡這線,喜歡公謹的理由是這個,這線讓我看到他們對於彼此的需要。



***後日談***

身為一個飯,實在不得不來說說這個後日談。

最初,公謹在公務室把書卷拿給花:「花殿下,麻煩你把這書送到子敬殿下那裡。」

「嗯,我明白了。」

聽到花的回答,他溫柔地笑著說:「中午前不得不處理工作就只餘下這個了,回來之後一起喝茶吧。」

不行了!!一句我就死了!!

光是這幾句,他們的感覺完全是老夫老妻!!!成親了之後的生活就是這樣吧,做一個賢內助Q口Q,而且公謹的語氣真的非常非常溫柔啊!!所以在那一秒我完全是萌得要命,光是一句都快不行了!!!

當花離開了房間走到門外的時候,巧遇了大喬和小喬,兩人想邀約花到城中遊玩,得知花要工作時就大呼小叫地想要拉扯花放棄工作。因為實在是太吵了,聽到了吵鬧聲的公謹推開了門,有點不悅地看著大小二喬:「你們在門口吵鬧什麼呢?」

「公謹,對戀人要更溫柔不可!」

「……啊?」


「叫花去運送書簡,作為一個男人你實在是完全不行!」

「花要跟我們去玩!所以你就自己運送書簡吧!」

「自己運送去!」

公謹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看到他這樣子,花也不好意思地說:「那個,大喬、小喬,我不要緊……」

就在此時,遠方傳來一聲大叫:「父親大人!!」

跑步聲響起,一名小男孩沖過來大力抱著了公謹,鬆一口氣、感動地說:「父親大人!!好可怕嗚啊!」

瞬間,公謹腦袋空白一片:「……!?」

而在一旁的花呆了:「父…親…大人?」

而大小二喬兩人也嚇到了,事態開始有點難以收拾,慌亂起來的公謹拚命地解釋著:「等等!!請不要有奇怪的誤會!」

「……」

「花殿下,這個是…」


不行了!!我笑了!!不如說我一直笑到尾,由小男孩出場那時我就已經偷笑了……是說我發現原來公謹作為一個男人,他也很懂這種事是絕對拖拉不行,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面前發生了這種誤會是要第一時間解開的,可是上天沒有給予他交待的時間,因為下一秒仲謀出場了。

聞風而來的仲謀奇怪地看著眼前的情況:「你們怎麼了?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啊!」

而尚香也剛巧經過,看到這場面也不禁奇怪地問:「公謹?這個小孩子是?」

「這、這個是……」


打斷了公謹的說話,小男孩搶著說:「我一直都在找父親大人你啊!找到你真的太好了!」

聽到小男孩稱呼公謹為父親大人,剛來的仲謀和尚香也呆了。


「……嘎?」

「父親大人……?公謹!你……」

公謹氣急敗壞地說:「才不是,仲謀大人,這小孩是我的…」

大小二喬:「公謹的私生子?!」

******

眾人來到大殿,小男孩開心地吃著甜點,公謹一臉無奈地看著小男孩。沉默之中,仲謀首先開口責難:「請你好好解釋一下,這個小孩真的是你的孩子嗎?」

公謹立即就否認了:「不是。我連這個小孩的名字都不知道。是真的。」

由於公謹強烈否認,仲謀轉過身問道:「喂,小男孩。你的名字是?」

小男孩:「公陵!」

仲謀聞言狐疑看著他:「公陵?」,而在一旁的尚香也微妙起來:「怎麼,好像覺得跟公謹的名字很相似啊……」

完全不相信跟公謹無關的大喬大呼小叫:「果然是公謹的私生子。」

眾人細細地打量起公陵,並作出了一致的發言。

「說起來,他跟公謹也長得很像啊!」

「嗯嗯像是狐狸眼之類。」

「高挺的鼻子之類的。」

「解讀不了表情之類的。」


面對著眾人的批判,公謹氣急敗壞地大叫:「完全不像!」,他再轉頭看著花,一臉自信地笑著說:「花殿下,如果是你的一定會相信我的清白吧?」

那一秒,花沒作聲。


明白了沉默的意思的公謹瞬間就變了臉色,看到這裡,我完全能懂花那時的心情啊!!雖然作為一個玩家非常肯定公謹沒有私生子,只是對於花來說,並不是說不相信公謹,可公陵的樣子就如大家所言,簡直就是小小的公謹,何況人家也找上門來叫父親了啊!所以那一刻的花,實在是沒有辦法坦率地支持公謹。

在這片混亂之中,公謹可真是完全處於孤軍作戰的情況。在沒有人相信他的底下,仲謀愈發質疑起來,再次問公陵:「公陵。你是來找你的父親吧?」

「嗯。父親大人不見了之後,我真的好害怕……」公陵回想起之前迷路的事,可憐巴巴地說。

「小公陵真可憐啊。」

「全部都是公謹的錯。」

面對眾人的責難,公謹終於悲憤大叫:「所以說我已經說了事實不是這樣了,為什麼都沒人信我。我沒有私生子!」

仲謀還是狐疑地看著公謹:「那為什麼公陵跟你長得這麼相似?」

這真的連公謹自己也不知道這情況是如何發生。氣勢立即就弱了下去,支吾以對:「呃,這個只是偶然長得像…」

偶然地會有跟你相似的小孩,又偶然地在城中迷路,然後又偶然地認錯自己的父親嗎!」


尚香:「也太多偶然了吧……

在無盡無奈之中,公謹答應了會處理這件事。

******

 
場景一轉,大家在花的房間安慰著她。說是安慰,可是單單看內容,大小二喬完全在放火啊!!!!大家都憤憤不平,花更是混亂,大小二喬更叫花回「娘家」玄德軍讓公謹反省一下。

這時,安置好公陵的公謹來到花的房間,大家也識趣離開,給予倆小口相處的空間。小喬說:「公謹,你不要讓花傷心啊。」

公謹沉重地點了一下頭,說:「我知道。」

大家離去以後,兩人相對無言了一下子。簡單地交待了公陵的情況之後,在兩人吵起公陵的身份來。疲憊的花決定聽取大小二喬的建言,回去玄德軍那裡冷靜一下。原先就冷靜不足、容易在重要的人面前表露真正感情的公謹一下子就火起來:「不能相信我,可是就可以相信玄德了對吧?」

「不、不是這樣的意思,我只是想稍微冷靜一下……」


「根本沒有這樣的必要。」

「為、為什麼?」


「我說的全部都是事實。我完全沒有私生子,你要我說多少次你才明白?」

「是明白,可是就算是明白也好,也……」

「你明白那不就可以了嗎?所以完全沒有回去玄德軍那裡的必要。……還是說,你就這麼希望想要回去玄德那裡?」

「嘎?」

「難不成你不是為了想要見玄德,所以就希望藉著這次的機會回去玄德軍那裡?」

「才不是!為什麼公謹先生你要自行做這樣的想法?!」


「是你先自行決定(我有私生子)的吧?你也不相信我的說話了,為什麼我就非得要相信你的說話不可?你為了想要見玄德,所以就希望藉著這次的機會回去玄德軍那裡,就是這樣吧。」


因為被公謹的說話刺到,花就轉過身跑著離開了。

這簡直就是小孩子吵架啊!!!!!!公謹你真是小學生……嘛不過我聽得很開心就是了。而且真的有點意外,想不到在本篇中,花單單是讚美了一次玄德,就讓他妒忌心起,火燒心還一直燒到現在,嘛,不過公謹就是這點可愛,不是嗎?

******

在城中徘徊著的花,日落西山之後,開始發現不對勁。一個人走著走著,就走到小行之中。當然花很快就發現不對勁,想回到大路之中,可是太遲了,她被兩個小混混發現,被捉著要去陪酒。

在被拉走的時候,公謹也趕到救了她。趕跑了兩個小混混,他伸展雙臂,用力地把花環入臂彎之中,更把臉埋到她的肩膀上,完全是嚇壞了的樣子:「你究竟知不知道我究竟有多麼的擔心你?!」


「公謹先生──」


「求求你,不要再做什麼危險的事了……」

「公謹先生……」


「尋找你的過程中,你知道我是抱著什麼樣子的心情嗎?擔心你,擔心得好像心臟也要裂開了……如果你有什麼萬一,那我怎麼辦──」


因為差點的失去,公謹也放下了自己剛才的小家子氣,由花的角度去思考。

「……讓你有這樣的感覺,我是要負上責任的。先不論真偽,有私生子讓你感到難受,這是正常的。可是,花殿下。這件事真的是誤解。

我沒有私生子。

……說真的,伯符死了之後,我根本沒有迷戀女色的閒情逸緻,前來締結姻緣的人好像山一樣多,可是真正讓我心動的卻連一個也沒有。

……花殿,跟你相遇之前,我的時間是停止流動的。

是你,讓我的時間再一次流動起來。

花──我愛的,就只有你。我不會對你說謊的。就算這樣說,你也還不能信任我嗎?」

「……我信。我信公謹先生你…」

「花……」

「懷疑你很對不起。公謹先生你說沒有私生子,我相信你說的。我不會回玄德軍那裡……」

「…謝謝你。」

「自己突然在城中飛奔出來很的很對不起,遇到危險是我自作自受,讓你麻煩了……」


「不用擔心。你麻煩到我也不是現在才開始。而且,我有點開心……只是因為私生子,就已經讓你動搖到這個地步,那是因為你愛我吧?如果是完全不在意的人,就不會有這樣子的感覺了吧?」

「呃。」

「這樣子考慮的話,這次的騷動可能是測試你心意的好機會也說不定吧。」


這段我有種被閃死了的感覺//而且我好喜歡「前來締結姻緣的人好像山一樣多,可是真正讓我心動的卻連一個也沒有。」的句子結構(喂)不過……嘛,因為管理員不是糖派所以噴血度不高,反而這段我笑死了對不起。

大家有留意到潛台詞嗎……

公謹他自伯符死後都沒抱過女人啊(所以伯符死前有)!!!!!!!!那他這段時間中是如何解決的!自行解決嗎(笑到滾地)不行了我覺得這設定笑點大於萌點///

所以本篇中他說花晚上不謹慎只是在於女人在軍中的立場上想而不是覺得花在自己那裡有危險//

******

首日,事件意外地和平解決了。原來公陵是某住在外地的親戚的小孩,而真正跟公謹相像的其實是公陵的父親,因為太像所以公陵自己搞錯了。

因為證明了自己的無辜,公謹意氣風發地笑著道:「……說起來,這次的事件讓我明白了大家對我毫不信賴呢。大家平日是如何看我,我也終於知道了。謝謝大家給予我這麼貴重的體驗呢。」

因為最初質疑公謹最深,這次也被公謹微笑地看著、首當其衝的仲謀認錯:「公謹……眼神好恐怖你不要再這樣看我……而且最初說你有私生子的人是大小吧!」

大小二喬立即把責任推到仲謀身上,仲謀大叫:「說謊!別在這裡捏造事實!」


「誰是最初說的人,這種事完全無關痛癢。托謝這次的騷動,讓我差一點就失去了貴重的事物呢。如果下次還有這樣的事……大家明白了吧?」

「明白了你不要再用這樣的眼神!晚上會睡不著的!」

強烈推薦這段,因為公謹笑著說話的時候,他身後有黑暗氣流,棒到不行!我好喜歡d2就算是日後談也不會打馬虎眼,其實他們大可以不必理會只是用立繪和台詞就好,可是d2卻會考慮很多,也會做出更新的效果,這些細節都好讓人感動(掩臉)


PS, 我的本篇感想中說:「比如說,他如果以為花之後有什麼事,他絕對是會崩潰的類吧……花再出現時他一定捉著不放,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還有,如果說之後他又狂吃醋,一定炸死自己!」



我簡直就是預言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